2015年12月31日星期四

蝶儿

年尾,处处见妳的身影,于草丛间散放许多的思念,于树叶间划过时间的宽度,于墙屋间凌散淡淡的曲子。我遇见过的妳总是穿着纯白色的衣裳,像一个穿着纯白色连衣裙的小女孩一样,一样怀着纯真的心以及浅浅的笑容。在这多彩的世界里,妳轻易的被我看见,轻易的绕在心中,迷乱如画。妳爱这一份纯白,就像妳爱缓缓的飞舞在这世界一样。

妳总是在飞舞,总是不着急寻找那落脚的地方。妳的生命太过于短暂,却用着一生来飞舞。妳的翅膀太过于脆弱,却为生命带来许多的憧憬。我总是在远远的望着妳,只敢祈求妳会飞过我眼前,让我轻轻按下快门,捕捉妳的身影。世界变得非常拥挤,妳知道吗?时间变得非常繁忙,妳知道吗?妳依然那么静好如初,妳知道吗?妳默默无言从容的飞舞 ,仿佛知道了一切,仿佛这一切都将在纯白的翅膀里烟消云散。

2015年12月15日星期二

2015年12月8日星期二

晨思

踏过清晨的最后一刻,雨又悄悄的稍来了。还未干透的地面又沾上湿润的雨水。鸟儿还在树上轻轻的哼唱,夹杂着雨水打在草坪上的声音。最近的早晨都以这样的方式来开始,我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为那颗心来保暖,是该想念起阳光的模样吗?还是该在回忆里寻找夏天最美丽的画面。或许那颗心并没有我想象中的脆弱,或许只是我太过依赖阳光的温度,总是希望每一天的启程,都会有温煦的阳光眷照着。

阳光是一份礼物,雨水也是一份礼物。我该用同样的礼物盒把它们装起来,再用明蓝色的丝带好好的打上一个蝴蝶结。不晓得,喜欢清晨有阳光的孩子,是否都是那么简单的生活着。简单的喜欢踏在草坪上,简单的喜欢蓝天白云,简单的喜欢微笑的感觉。阳光也好,雨水也好,洒落吧!我会试着把那颗心再敞开一些,容入多一些简单的事物,简单的模样,简单的感觉。

2015年11月15日星期日

老家

梦见了老家,梦见了爷爷。老家是还未改建的模样,是最初爷爷奶奶买下来的模样。后来是父母回来后重新改建过的。我梦见屋里空荡的一面也梦见屋里堆满许多爷爷奶奶的物品,甚至连墙上也挂满了许多像是号码的饰品又或是一些画。以及我几张镶了相框的婴儿时期的照片,安好的摆放在玻璃柜里。

厨房的洗碗盘堆满了还未清洗的碗碟,在也没有人会去清洗了。就像我对老家的记忆那样,永远长驻于心中。电插座被割去了一半,再也点亮不起一盏灯,于是这里终日都是幽安的。幽暗的屋里,爷爷喃喃自语的在翻找着些什么。爷爷似乎忘了许多的事情,却记得我小时候最糗的样子。

我独自在屋里走着,屋里有着一切与我相关的。却又与我有着深远的距离,感觉异常的陌生。仿佛我只是一个过客,一切都视我不见。我明白人是这世界的过客,也开始懂了我是老家的过客。

2015年11月12日星期四

露花

清晨的露水落在初醒的花瓣上,清晰又明亮。昨夜凌晨的雨声还在脑海里细细的做响。我该翻开一页的记忆,让它如水彩的渲染般,慢慢的浮现在记忆的画册里。正如初醒的阳光般,带着些露水的柔和,慢慢的渲照起这人间。露水静静的躺在花朵绵柔的瓣上,是否会梦起故乡的云儿。从天上来又往土壤去,辗转如梦,究竟故乡在那儿。



花朵安静的开在这娴静的清晨里,风平静不出一声,深怕会惊扰花朵小心护着的露水儿。阳光安静,还未让许多的人醒来,还用着非常缓慢的步伐走着。人沉静只挂一丝的微笑在嘴边,只是轻轻的按下了快门。这些细碎我想花儿会明白,明白生命里最珍贵的时刻就是能够被身边的一切爱护着。而我们何尝不是被花朵的娇美爱护着吗?正如露水与花朵那样,一个娇美一个柔润,在同一个时空里有意无意的连接着,不知不觉的爱护着彼此。

2015年11月11日星期三

美好

世界多一份的微笑就多一份的美好。

2015年11月10日星期二

梦想

请把梦想放在心里好好的珍藏。

2015年11月1日星期日

早晨

明亮的蓝天白云和一杯温热的奶茶。

2015年10月23日星期五

后座

坐在后座的我,一真被你们宠爱着。

2015年10月20日星期二

十月的碎片

1.最近发现原来微笑着用鼻子呼吸是很顺畅的。

2.手不由自主的伸向以为没有把相机带上的左边口袋。

3.在一次的体检抽血中发现原来自己的血量出奇的少。

4.草坪因为多雨的关系而变得非常的翠绿。

5.父亲正在开始学习用平板电脑。

6.母亲开始用饭煲煮出不同的饭式来。

7.第一次在小学班长面子书的照片上留言。

8.天凉有雨的晚上偶尔泡一杯炽热的煎茶。

9.重新听回一些歌曲才发现原来它是那么的耐听。

10.第一次用这样的方式来写文字。

2015年10月13日星期二

阳光

原来阳光已经住在我心中的深处很久了。




PS: 这是张在不久前拍下的照片,今天突然出现在脑海里,然后马上就有了那一段文字。

2015年10月12日星期一

十月

十月有着下不完的雨,好长好长;十月的风一直在吹,很凉很凉。十月里的温度如落叶般绵长,细而不刺;如回忆在退烧后的画面中,浮现的荒凉。雨天的季节多该坐在窗前,聆听雨声落在瓦片上的稀里。然后翻几页的书,读几篇的文章,让思绪多出一些些的温暖。让这温暖流淌在血液里,自往那颗日以继夜工作的心,避免让它着凉。

此时的阳光已经没有炎夏般的炽热,只因它必须穿过厚重的云层,才得以发丝里的微寒有了一丝的消散。阳光银白色的漾着,漾在每个生活里的角落。漾在玻璃窗上,写尽千疮百孔的时界;漾在湿润的地砖上,画着天空细细的云层。十月是喧闹的,雨的稀里,雷的隆隆,风的潇潇,全在这十月里一次又一次的上演。在这喧闹的十月里,心却意外的平静。如那一颗懸在草坪上的露珠般,明亮又安静的,等待阳光让它再次成为雨水。

2015年9月30日星期三

柔光

这沉静的夜里,妳穿了柔黄色的衣裳,散了秋一般的温度。妳是夏天的叶子,正以嫩绿的色彩成长着。在这深橘色光芒的街道照耀下,妳忘了原有的色彩,忘了原来的季节,坦然的沉入秋的怀里。妳会喜欢这秋的色彩吗?虽然这是一种离别的彩装,但妳此刻显然没有一丝离别的惆怅,妳只是静静的,任由那光芒渗入生命里一丝丝的脉搏,没有任何的不安在诉说。

秋也许认为妳那厚大的身子,足以承担起那一份离愁,那一份颜彩。于是,秋在妳身上一次又一次的挥现。可妳晓得,妳只是一个借了秋天衣服穿的孩子。于这入夜的夏日国度里,以那疑惑又陌生的眼神审视着。妳是否听见远方那秋叶在风中婆娑的声音,如那午后在夏日吹拂的风那般柔美。秋叶能婆娑的时光已经不多了,而夏天的叶子却还在慢慢的滋长着。生命的成长与消散不是只有一种颜色能明言,却必须用一种色彩去让生活有着一种温度。

2015年9月25日星期五

阴天

阴天是浪漫的,只因它有着许多的不确定性。

2015年9月23日星期三

2015年9月17日星期四

温度

还是那一碗热腾腾的面才能体现出生活独有的温度,尤其在这冷凉有雨的清晨里。

2015年9月16日星期三

碎花

屋旁那一颗若大的树在一夜间开满了繁星般的碎细花朵。倾斜的阳光温煦的照耀着,我在几厘米之外望着原本青葱的树身,在此刻多了一份深秋的朦胧,仿佛那一抹青春被模糊了一样,青涩的味道萧然顿去。我试着吸取这清晨里清凉的空气,想在里头寻找一丝残留的花香。无味,也许这些花对人们来说是无味又渺小的。可我见得几许的蜜蜂在围绕,我想对蜜蜂来说,它是甜的吧!


风轻轻的吹,吹入繁花的树里;叶轻轻的摇,摇落嫩涩的花朵。于是那些花轻轻的飘,飘落墙上待阳光来微笑;飘落地上待蚁儿走入一个小小的花城里。在这一个飘花的日子里,风不曾怠慢,雨不曾延缓。不经意的拿起了相机,轻轻的按下快门。花那娇巧可爱的模样,让我兴奋了一整天。从然那已是花朵最后一次能够如此鲜丽的呈现在世界面前。如此,我该把这些花,好好的收藏。


2015年8月29日星期六

窗雨

窗外那些细细滑落的雨水,在交通灯的照耀下漾着绯红的丽光。如春夜里一盏盏挂满天空的灯笼,带着隐冷的火光娇艳一处。春天已远去,外头下着微寒的雨,我怎么该被春天遐想进来呢?只是这娇艳的绯红更像是璀璨春晚里盛放的烟火,散在窗外一点一点的,等待谁来回忆。那是多少年前的春晚,你我是否在某一个屋檐下,某一个屏幕前,看这花开花落。

烟火的模样让人难以忘记,时间的模样让人模糊不清。我已忘了这窗外的绯红是什么时候出现过在我的生活里,只是最近这多雨的窗外,让我想起了这娇艳的记忆碎片。仿佛按下了记忆的播放键,突然又停格在这画面中。灯光与雨水的相遇,在若百年前是否也一样的华美。美得融入生活中,轻轻的弹去。弹入脑海里,沉入记忆的深处渐渐化成了诗,一首红艳又娇柔的诗,在多雨的天空呼唤下,渐渐浮现在眼眶里。

2015年8月14日星期五

蓝天

被雨水洗涤过的天空显得清新而明朗,连阳光也带着格外的晴,穿过这清晨的初眸。蓝蓝的天空像是打上了腊一样的纯亮,而白云就像是加了几许的糖在里头,看起来甜甜的。昨夜的雨也许下的很彻底,我似乎在梦里看见消散的污浊,无处可逃的在梦里徘徊。我能够捏一点的绵云,往心里藏吗?就那么一点,让它带着轻轻的思念浮起那颗沉沉的心。也许这样的行为有点自私,可天空的无私总该有一种方式去演绎的吧!

八月初的清晨里我遇见这样的天空,而这样的天空有等待着谁去遇见。我坐在流动的车子里望着窗外的这一份侵袭,又在流动的时间里忘了过去的情感。是这样温柔吗?我隐隐窃见几丝的残忍,残忍的削去所有尖锐的触觉,让人萌发出重重的后退感。而我就像个被驱赶的孩子那样,退到角落,无力的被所有的光芒掩盖。也许我是自愿被征服的孩子,纵然残忍却依然向前。

2015年8月3日星期一

幸福

幸福就是喝一杯妈妈亲手煲的微甜薏米水。

2015年7月28日星期二

七月

幽幽的阳光从半开的窗纱中透进来,照在那白皙的衣橱上,让人怀想着,七月而天空该有着多少的朦胧与晴朗,该有着多少的惆怅与喜悦。七月朦胧的天空总是散着透盈的云霞,漫长又漫长的延伸过眼角处。时而微微的风,冷凉冷凉的吹过。风穿过发丝偷走了一些回忆,那会是青春里最细微的纯真吗?七月的雨水总是隐约的浮现在午后的天空里,来得匆忙却泛滥多情,去得无声却满目苍凉。

七月的蓝天粉粉的,仿如黑板上那些涂写后的粉末。是谁把它抛洒在这个多情又苍凉的月份里,让人轻轻的哼唱。也许正是我们的青春在这样的时刻里才得以轻轻的去缅怀,缅怀那些粉笔涂写的声音,缅怀那阳光穿过校服的温暖。那些绵绵的白云总是若隐若现的伴着蓝天,绵长又绵长的牵着些许的诗词。于是这多情又苍凉的月份里,认我们用缅怀与纯真相伴这一片天空。

2015年7月15日星期三

细花

细细的花朵缓慢的在枝头上成长,如同这个夏季的时间一样,缓慢得让人难以喘息。也许妳并不急着于长大,世界也从来不催促妳。在阳光拥抱的明蓝天空下,妳的肤色渐渐的将被染得红艳而诱人。而此时的妳还是个带着青涩味的小女孩,懵懵懂懂的听着风,尝着雨。听风带来了一些祝福,挂在妳的花瓣上,轻轻的哼唱。尝一些些的雨水,看它是否有着像花蜜一样的甜。

妳最喜欢清晨里的那一抹阳光,因为它既可爱又柔情。它总是在清晨里用着微微的温度淋洒在梦的边缘上。妳会否梦见蝶儿的青睐,在枝头上一张一合的;或是那一份人们的喜悦,在妳的心里甜甜的;还是妳更渴望在梦里听见鸟儿的歌声,唱那清晨里独有的清凉。妳将会是桃色的红艳花朵,我将会是用鼻尖靠近妳的孩子,试着去嗅闻被阳光烘干过后的妳,是否还带有青涩的味道。

2015年7月12日星期日

压抑

许多的事情我们不能够去拒绝,只能够去压抑。

2015年6月30日星期二

寄托

我把自己装进纯白的信封里,寄往文字的国度。

2015年6月22日星期一

猫儿

妳那一身柔黄色的毛发,在阳光的眷照下散着夏天朦胧的微光。这微光扫去了昨夜几许的寒冷,让妳渐渐的幸福而温暖起来。风轻轻的在妳耳边拂过,妳是否听见风在你耳边说些什么吗?妳卷起了身子被自己埋在梦乡里,梦中的妳也许正睡在那一片茂盛的草原上,同样是受着那阳光的洗礼。只是如今妳睡在人家那屋顶的瓦片上,虽然有着不同的平台,可妳总是那么的优雅自在。

人们学不会妳的那一份优雅,世界也学不会妳的那一份自在。在这匆忙的时代里,我多该把妳抱起来,搂入怀里,让妳那柔柔的毛发安抚那生硬又苍茫的身躯。我学不会妳的那一份从容,而我能只想记住妳此时此刻的模样,然后在心中架起一个相框把妳镶进去。倘若有一天,我醒在一个温煦的清晨里,不经意的望向别家的屋顶上,妳可否愿意跳上我的眼眶里,让我看妳那自在又优雅的模样。

2015年6月12日星期五

理发

一丝丝的落在肩上,落在那一张由肩膀盖到脚面的布上。白皙的布任由发丝倾落,任由水墨画的诗情荡来一丝涟漪。粉粉落落的摊着,里头交杂着一些在生活里因行走而沾上的尘埃,一些在午后悄悄渗透过的雨水与及一些在清晨里带着温凉气息的阳光。这些都成了发丝的记忆,记录了人间里一丝的模样,记录了时间里一点的幻变,记录了我生命里一个短暂的成长。此刻,发丝散来的味道,不苦不甜。

我喜欢听剪刀在剪断发丝所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这声音感觉仿如敲打木鱼般,清朗绕人,遁入半个空门。不喜欢理发器发出的嗡嗡响,太过现实而残忍,夺去人们清朗的时间。虽是如此,可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孩子,总是在平静与喧闹中游走。不得不承认文明的存在,不得不舍弃一些细致。而我们并无怨言,只愿我们能学会发丝那一份,不苦不甜的淡然。

风中

看见妳在风中轻轻摇摆的模样,我有了几许的羡慕。因为我多么渴望能像妳那样,可以在风中轻轻的摇摆,只可惜人类这载体太沉重了。

2015年5月26日星期二

床灯

妳那柔黄色的光芒是否取自于回忆里那名叫怀念的专属色调,如老时光的味道散在这既安静又平淡的小房间里。从然妳有着这样的光芒,可妳并不怀念些什么,因为此时的妳只能乘载人们所怀念的。如那一末秋凉后的碎语,会在耳边轻轻的诉说着。柔光中,那粉末般的繁华消影无踪,光景倾落秋里深深轻轻的诉白。时间终于得以温柔下来,如一张浅被伏于身上,堕入心中化一池湖水,浮我身姿。

倘若我能化成一颗小小的尘埃飘向了妳,躺在妳那半透明的玻璃灯罩上睡去,妳会在梦里为我穿一件柔黄色的衣裳吗?好让我在梦里也有了妳的踪影,好让我在迷乱的梦里有了些许的安稳。倘若哪一天我成了妳的记忆,那妳的光芒会否变得深暖一些呢?而我的身影会否在那时候依稀的浮现在墙上的某个角落里,让妳播放着。妳我相遇在光芒中,感谢妳那灯泡里的温度比我的手心还要炙热。

2015年5月11日星期一

土豆

被着薄薄寒衣的土豆在清晨那柔和的阳光照耀下,散着幸福的微光,幸福似乎就是如此的简单而纯白。倘若阳光愿意画出一双小小的翅膀伏在妳身上,我想妳一定会是个幸福的天使,从然只在此刻里。我多想听听妳长久埋在土壤里缓慢成长的经历,妳是否会与我诉说呢?诉说那炙热的土壤里有着什么样的生命同时在成长着,又有什么样的生命一直陪伴着妳。也许妳也和它们分享了妳许多的感受与经历。

经常在雨天里不断被雨水灌得寒冷的妳,是否会想念起阳光来呢?当时的妳并不晓得阳光长得什么模样,但妳一定晓得妳的生命绝对不能少了阳光的眷恋,于是妳的心里总是充满了许多的感恩。如今妳在阳光下微笑,让阳光深深的把妳拥抱,真切的感受阳光的温爱。妳唱着无人知晓的歌摇送给来自遥远的柔光,妳不知道阳光有多遥远,妳只在乎此时围绕在妳身上的光芒。

2015年4月26日星期日

四月

四月过得很慢,是否因为花季的后期让时间有了许多的不舍。

经常醒在一个人挂满乌云的清晨里,总是醒得不自然。
阴郁的光穿过窗纱与窗帘后还剩下多少属于阳光的慰问,在我眼里看来似乎还残留着昨夜零落的閃碎。
缓缓的起身坐在床边,赖想着昨夜还清晰的梦,赖想着还温暖的被。
初醒的意识总是空白的,走着走着有了方向,洗着洗着有了画面。
最满足的那一杯水已在体内慢慢的散开来,在细胞的尾端开一朵小花。
走出门外抬头看那一片天,大多的乌云都已退去,在阳光的刷洗下。
一杯茶,一碗面,一份熟悉的早餐忠诚的职守着它的本分。
坐在驶向工作地点的车里缓缓向前,短暂的路程带着几许忐忑几许平静。
工作日复一日的进行,游走零零碎碎之间。
午后总会下一场短促的大雨,洒在异常炙热的水泥墙上,蒸发而上的水汽连同我的思绪也一同带去。

四月里落下的花瓣已在风中舞扬过,四月的风多了一份花香幽幽而漫长。

2015年4月14日星期二

晨迷

清晨的阳光偶尔投射出温橘色的光芒,恰好穿过因煮食早餐而腾起的蒸汽,那光芒仿佛瞬间停留在蒸汽里,任由滚烫的白皙塑造出阳光不规律的模样。那样迷漫,演绎在某一双对上的眼眶里;那样纯然,发生在清晨的某一个角落里。也许那穿山越岭而来的阳光很是喜欢在这迷漫里嬉戏,喜欢在这小小的舞台里舞动它的旋律。而它是否晓得,这一些旋律在人们心中总带着一份对生活深深的安稳。

光芒的炙热与蒸汽的腾然都是生活该有的常客,总是不经意围绕在身边。此刻在这瞬间的交汇里,似乎与交错着许多的习惯与文化,涂写着一些故事与记忆。一点点慢慢的在演化着,演化成记忆抹不去的化石,沉在心里最温热的地方。人们喜欢回忆喜欢阳光,于是人们走在阳光下的每一步都被阳光记录下,记在影子的背面里。这些被记录下的画面,阳光轻轻的把它浮现,在这蒸气腾然的清晨里。

2015年3月27日星期五

嫩叶

枝上的妳带着羞红的脸,畏畏的探望起这人间。而这人间所给于妳的许些片光只影,是否都让妳细细的珍藏了。还有那几许的流声晨响,是否会不小心的把妳给吵醒了。醒在一个妳我都喜爱的时刻里,爱着那清晨的阳光,爱它如此温而不烈。爱它总能轻易的穿透妳那单薄的叶身,让妳的叶脉瞪然浮现,明澈如翠;爱它轻易的穿透我的眼眸,然后渲色般让我迷醉。

风柔柔的拂过枝身,一种呵护着妳的成长方式在温柔的绽放。也许风带着些苦涩,而妳也许并不知晓什么是苦涩,只晓得这是自然而幸福的味道。然谁会在手心里捧一盆小花,让风带着几许的花香围绕在妳身上许久。妳初尝了午后的一场细雨,那雨会是甜的吗?雨中是否有带着云儿那一份软绵绵的滋味,如棉花糖般细细的。蓝天是妳醉好的背景,在这若大的世界里,妳向往着生命里所给于的生活。

2015年3月9日星期一

灯笼

门前的几只小灯笼在这春节里一直闪耀着,闪耀在连连爆竹声的夜里,闪耀在寂静无声的午后。这一份闪耀历经一年的时间再次为我们送上,而我们也经历了一年再次见得这一份喜悦。春节的序幕就此轻轻的拉开了,不晓得谁家又是如此的矫情如此的光亮。倘若那一份粉柔色的光芒是诉说着来年的希望,那么每一个的闪耀都该是一种在心中慢慢滋长的能量,而那来自于春天的能量一定会较为踏实。

轻盈的小灯笼偶尔在风中缓缓的摇摆,仿如人们悠闲的模样,仿如春节不在它身上有所牵连那样。确实,春节对灯笼来说只是有了一身的光亮,光亮而悠闲的看这流年纷飞。确实我们都太匆忙,匆忙的踏入了这春天,连春雨的模样都没有记下。匆忙的奔走外方,那待暖的椅子依然凉凉的。匆忙的回到忙碌里,重复平凡的流转。春像一阵风,该醉的醉,该醒的醒,像灯笼般闪耀而悠闲。

2015年2月21日星期六

绵绵

绵绵的白云漾在浅蓝色的天空里梦着夏天的风,那一场风是否名为纯真,搁在人们左边的眼角处,只在泪落的时刻才得以微微的感受。阳光轻轻掠过云朵的耳边,仿佛有许多话语想要与云朵说,说那些无以明状的悲伤与欢笑。于是时间缓缓的搁浅了,好让天空把这一切都细细的记录下来。总觉得都像是一双双的翅膀,在还未升华成云朵前曾溜达在人间,悄悄的偷走了许多的梦与纯真。

也许对云朵来说这是一种很好的保存方式吧!至少当人们看着云朵的时候,那一份纯真是深深的流淌着的,晃荡在眼中滚热而炙烫。阳光明白需要华丽的糖衣来包容它,于是天空总会被赋予浅蓝的色调。因为浅蓝很安静,得以轻易的垫在眼眶里,让纯真重新在心中发芽。我多渴望看见自己那双漾着蓝天白云的瞳孔,我想那会是瞳孔最美丽的时刻,只因那一份绵绵的纯真。

2015年2月13日星期五

草坪

清晨的阳光温柔的洒落在妳那若大的方围里,承载着的许多生命在里头渐渐的醒了。妳也醒了吧!当微风带着暖意吹干妳身上的寒露时,并且留妳一身的青涩。昨夜的细雨会否让妳感到寒冷呢?也许妳已经懂得在寒冷的夜里学会了思念,思念那清晨里最美丽的阳光,让阳光暖在心上。妳一天天的成长,经已在地砖的边缘长得茂盛,而我就一天天的在这茂盛的边缘慢慢的踩踏着,让青涩的味道微微的发烫。

还记得一年前与家人一起亲手把妳种下,从一片片地砖似的长方形变成如今一大片的草坪。岁月似乎在妳身上多了一份溺爱才会让妳如此愉快的成长着。慢慢的青葱色不停的交错着,填满一切足以生存的空间,只留一丝缝隙让空气带着妳那深深的青涩。那些深褐色的土壤早已被妳掩埋在脚下不见踪影,只见妳带着青柔的彩妆在这小小的家园里散着初夏的柔光。

2015年1月31日星期六

晨梦

清晨的寒意搭在还带着棉被遗温的身子上,昨夜的梦依稀的浮现在寒暮里,冷凉冷凉的,凌乱又平静。谁还会依依不舍的往里头捉一把梦,捉起那些静寂的夜里不断播送的画面。让自己重看一篇,是否有着许多细碎的事物在生活中被遗忘掉。如那些不经意掠过眼眸的光芒,那些在耳畔轻轻作响的声音以及那不晓得从何处飘来而柔香。这些都让时光带走了,不作一声消散又毫无预感的钻进梦里。

阴沉的天空挂满了许多的惆怅,经以显得很沉重却独自力撑。这些惆怅是否都来自于人们的碎梦,一片一片的往天空抛去,然后等待阳光把它们吹散,再化成雨悄落人间。那还有什么值得我们哭泣呢?倘若这世界都轻易的承受一切梦一般的苦寒。那还有什么值得我们欢笑呢?倘若雨水都带着愁愁的模样。都不再需要什么表情了,在阳光与雨露过后,生命需要的只是片刻的平静。

2015年1月10日星期六

紫花

那一盆放置在屋前泛着紫色花朵的生命盈然的生长着。那些花朵一天天的开,一天天的谢。每一天都有着初开的颜脸在清晨的阳光里绽露。那是父亲前些天从园艺中心带回来的礼物,送给这一个家,送给这里的阳光。我细数着每一天绽放过的花朵,也遗忘着昨日泛黄的花容。这一些在流年里轻易流逝的生命在我们的记忆中是否会轻轻地刻上一痕。如落花般无声,浮影如霞。

此花的花语是否该叫做遗忘,但遗忘何曾不是求以在日后寻得一方的相识。今日花明日花纵然更换,神态依旧。没有太多的事情得以确切的被遗忘掉,我们都生活在习惯遗忘的圈子里,重复的遗忘着。也许有一天我会遗忘了这一盆花朵在阳光下是多么的温媚,可我一定会在阳光里找到那花容的漾映。有时候连花朵本身都忘了要绽开,可它总会在不经意中于我们的视野里悄悄的留一盏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