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30日星期五

十二月的雨

十二月,雨纷纷,渲化一切繁华与绯艳,如一幅水墨画般朦胧。时光亦如,摊开昨日年华泼一抹水,蒸然如烟。抽一丝白发缝织破碎的片落,越缝织越无法让记忆拼湊成故事。散开的记忆都随雨水流向远方,等待有一天它会某个雨天,随着雨露与我們重遇。也许那一刻我们都能在屋檐下,安靜的聆听那些曾经的欢笑与悲伤。记忆一点点雨声一丝丝,一切又将再次被冲散,直到一切被研磨成,晶莹剔透的雨水为止。

2016年12月26日星期一

十二月的风

风幻柔柔的,卷去所有的思念与想法,剩一纸空白散来点点幽香。十二月,该挥洒的都已经挥洒了,该遗忘的都已经遗忘了。那些辛酸苦涩都已在风中释怀,那些甜美纯真都已在风中一次重温。风妳抚摸着我微微上扬的嘴角,轻轻的如蝶儿的吻,帶着淡淡的花香。我若折一只写满纯美记忆的蝶,放在妳手中,妳能帶它去远方细细的珍藏吗?若是有天我遗失了那一份纯真,至少还能在风中唤回那一只蝶。

2016年12月4日星期日

十一月

十一月有着什么样的温度渗酿在毛玻璃上,那些柔墨的叶影里。粉嫩的,如记忆的浮光,轻摇在阳光稀薄的日子里。记忆,这轻摇的叶影是秋的名片,我曾否有把它夹在书信里,寄送给妳。窗外凉凉的,叶还遗留着昨夜未散的雨露。阳光温温的,空气里早已舞动着金黄色的袖子。这丝丝金黄是否足以让叶子熬过一天的冷凉,这清晨的温甜是否足以在一瞬间嗅得阳光的柔美。

时间还记得这样的一个季节,一个不停泛开雨润的季节。我想起收在衣橱里的那把浅蓝色碎花伞,也许我该让它漾盈在这样的季节里,如一盏琉璃般若隐若现的,行走在人烟稀少的街道里。撑着它看那雨水从屋檐落下,细细的如流星的尾巴。我能许愿吗?愿这些落下的雨水,都将有一天能够回到云层的怀抱里。然后终将一一天,妳我它会再次相遇在这样的时空里,这样的季节里,以及这样一个冷冷的十一月。

2016年11月30日星期三

2016年11月15日星期二

渴望

是不是每一个喜欢仰望天空的孩子,都是渴望自由的。

2016年11月10日星期四

启程

屋檐沟上长出的野草,妳曾是着一身清绿,于蓝天下荡逸着纯美的时光。而今那些时光已远远的离去,而妳短短的生命却不曾虚度。让我来诉说妳的一身,好吗?妳是风带来的孩子,乘着为新生启航的风,离开母亲的怀抱。带着稚嫩的纤翼,亲吻过蓝天,亲吻过白云。飞过千百家,随缘而席。阳光过于温暖,妳悄悄地沉睡。醒来已是生根的种子,水露已把妳深深地拥抱。等待不漫长,却历经生死。

慢慢的妳长出了幼苗,那左右对称的叶子是妳扎根世界的最初的模样。妳是阳光和雨露养大的孩子,长大是妳送给世界的礼物。风依旧常伴妳左右,只惜身已不再轻盈。妳不再去追星探月,只问风,花落何时。风莞尔,从怀里摸出一片粉红的杜鹃,插在妳的枝头上。妳说:倘若有天妳开花散种,妳将选择散开在满野粉红杜鹃的季节里,好让妳的孩子有着梦一般的启程。

2016年10月28日星期五

十月

十月的天空,不太明朗也不太阴沉。阳光有着恰好的温度流淌在人间。温凉而稀疏的阳光不再让眼皮漾得通红,也不再让影子黝黑如墨。许多的激情淡淡萎落,化作一根灰白色的羽毛,让妳我书写生活。生活慢慢的,如落云般缓缓飘过,飘过那微凉的天空,飘过那妳我穿梭过的城镇与街道。我着一身轻服,踏过浅浅的影,漾着淡淡的光。轻轻迈步,风时而盘旋在耳际,时而抚弄清秀的草儿。

十月的雨水有着一颗含羞的心,畏畏依依地躲在云的怀里。红着脸颊,看这人间的流转与飘泊。偶尔的出走,也只愿轻轻地划过,划过这阴愁的空间,划过这一直思念着雨水的人间。十月的枯黄善落纷纷,远方的秋,妳是否已书信来此。告诉枯叶说:飞翔吧!这是一个适合飞舞的月份。于是我在窗前等一轮枯叶的飘荡,等那些许多在书信写好之后的安排。

2016年9月26日星期一

细雨

细雨轻轻地划过车窗,彷如划过耳际的流星。
妳会向着多远的地方奔去,是银河系的那一端吗?愿妳有带着足够的凡尘世俗,以便在途中点点回味。
妳说妳爱阴天,只因阴天是一个适合飞舞的日子。婉婷的飞舞在空中,哼唱一曲幽幽的风雨之歌。
那一朵朵的碎花散开着,于屋顶上拥抱起一个个枯涩的房子;那一滴滴的露水纤落着,于深树里滑过那一片片蒙尘的叶子;那一柔柔的涟漪盛开着,于清湖中画出一圈圈的流离。
偶尔有几许的落叶因风的起舞而让妳遇上,妳拥入落叶的怀中想着一首问秋的诗,妳多想把那首诗写进枯黄的落叶里,用妳那有着渗透力的生命。
偶尔有几许的花朵因着风的调皮飘落妳歌浴的舞台里,妳嗅着似曾相识的味道,妳记得妳曾经在某个清晨,化成露水在花瓣上醒来。

2016年9月14日星期三

雨后

清晨的阳光带着柔橘色的光芒,穿过树叶,穿过篱笆,穿过我那浑浊的眼眸,迷华一样的散来。沾在睫毛上的光并不足以让睫毛温暖起来,一眨眼便散失无踪。还未清醒,让这光芒为我点一丝星火,在眼角处烧去昨夜的沉甸。被染成亮橘色的叶子初初的醒了,它浴着嫩热的阳光,舔尝着露水的甘甜,嗅闻着风中的清纯。露水在晨光中透彻如梦,一个暄华的故事将要启程。

昨夜的风雨早已远去,记忆犹新的只有雨水的气味。夹着阳光的雨味少了许多的愁,少了许多在暄杂中飘逸不定的思路。倘若雨味原是涩的,那么此时的雨味便是甜的。是昨夜的那一阵残风在吹拂吗?法丝悄然起哄。听昨夜的风藏着谁的歌声,或欢喜或哀愁,或有一首伊人的柔诗,念给远方夜无眠的思人。

2016年8月23日星期二

公园

走入人烟稀少的公园里,看看那一个在闹市里有着灌木围绕的安静之处,也许有着什么样的光景与遗失叫人去缅怀。停,似乎有许多的事情在这里被停住了。忘,似乎有许多的人忘了把记忆的门好好关上。未曾踏入过此处,于是抽空记忆,抛出所以想象,原来相去甚远。这里的流水台不再有水的漫舞轻声,那轻声曾在谁的心中,摇醒一个清晨。清晨,谁曾漫步在如今已长出许多野草的石砖人行道上。

也许就是这一份荒失,才让时间在此处有了那么一种清静。静得如小池塘里的鱼。无人喂食,鱼儿显然有些消瘦。可那池塘中还是有许多活跃的鱼儿畅游其中。也许无人打扰正是鱼儿最快乐的。那一小段漆上艳红色跨过池塘两端的小木桥,是最鲜活的景致。红深深绿深深,夏日深璨璨,燃一把不退色的火焰。时间融融化在深绿的垂叶上,滴落水中消然顿逝。

2016年8月20日星期六

历史

别操心,历史总有它留住的地方。

2016年8月8日星期一

风儿

打开窗让晚风吹入,风里牵了几丝月光的温柔,温婉的在耳边唱一首月光小曲。歌调带着丝丝凉意,如一伊人送来的书签,清雅淡泊。打开心让繁渲透出,清一壶纯澈装这歌里的字句,待梦里种下,生发一畝翠绿一畝淡香。
捏一把风声编织成风铃,捏一把月光搓揉成枝,挂于铃边。捏一把纯心抄写成诗,挂于铃子下,让晚风轻轻吹响。一声铃响一份安宁。

夜一点点深,风儿妳还晓得归家的路吗?那一道逶迤的痕迹,叫妳走过多少篇都是心愿。月一点点的亮,妳是否会随着月光找到来时的路?那一路的纯亮为妳缝织起厚厚的围巾。
多少在风声中舒畅的瞬间已落尘埃,我想让肌肤记得那些柔华至梦,那些记忆难以收藏的华丽。我想让耳朵好好记得那些漫舞着的空气,那是多么轻柔与秀气的声音。我想让嘴角记得要悄悄的上扬,在每一个至柔的时刻里,那是远方不间断的祝福。

2016年7月31日星期日

远方

雨停了,我该寻着阳光奔向远方。

2016年7月20日星期三

七月

凉凉的,那一阵七月里第一场的细雨之风;寒寒的,一直为世界的莫测感到颤抖。世界倘若我能聆听你,你会对我说些什么?
倘若你说:请好好爱惜每一刻的阳光,只因阳光是多么温柔的存在着。那么我能把你的话语写在卡片上置于胸前,在阳光最温柔的清晨里带上一抹微笑一并送去吗?
倘若你说:请怜爱每一阵在身边吹起的风,只因风是多么美好的存在。那么我能把你的话语写在纸条上,然后编一只浅蓝色的蝴蝶结别在发上,让风儿轻轻的带去吗?
倘若你说:请细细聆听每一滴落下的雨露,只因雨露有着甜滋的声音。那么我能把你的话语和那雨落的声音都录进手机的收音机里吗?
倘若你说:请爱护每一个绿意的生命,只因这是一份柔和的色彩。那么我能在遇见每一份绿意生命的时刻里,都想起你的话语吗?
倘若我说:世界,你的话语我都将记起,那么你能让我吹一口蒲公英把话传给你吗?

2016年7月5日星期二

女孩

女孩妳总是对我说,请记得要常微笑。

2016年6月29日星期三

六月.听说

听说贡都拉的船夫不再唱歌了。
听说特萊维喷泉刚被清洗了一篇。
听说这里的冰淇淋叫做gelato.
听说达文西最著名的三幅画都不在这里。
听说法国的凯旋门是根据君士旦丁凯旋门来建造的。
听说这里出产大量的大理石。
听说彼萨斜塔之所以会斜是因为前面的教太过于沉重。
听说我们在路途中经过了罗蜜欧与朱莉叶的家乡,维罗纳。
听说梵蒂冈圣彼得教堂的圣门,今年特许开启。
听说这里的时差与大马相差六小时。
听说这里昼晚的温度会比较低,只是这里也正度过一个夏天。

2016年6月8日星期三

六月

有一些需要轻抚的时光,在六月里悄悄地散开了。散在那一抹轻落窗框里的阳光,带着儿时初夏的记忆。初夏蓝白色的天空总会漾盈在稚气的瞳孔里,穿着白色小衬衫的儿时注定在明朗的气节里笑得闪亮。儿时总会与几个同好赤足的踢踏在白色小沙丘上,时而追逐时而缓步,时而用指尖在沙子上画出熟悉的屋子,简单的树木,最喜欢的蓝天白云与及不晓得未来会是如何的道路。

初夏有风 ,牵了自行车去到一个个同好的家,一同堕入夏风中的微甜。一直往前,直到夏风把我们的脸都记住。夏天有风,白色小沙丘上的天空多了几只小风筝。夏天的风太温柔,总是让风筝安稳的飘摇,总是让孩子浅浅的笑。风筝从不走远,时光轻柔的搁在心间。六月的时光在轻轻的搓揉下,那一幕幕童沫如明信片浮开来。六月很漫长,让我慢慢的把双手的手掌都搓得微红,好吗

2016年6月4日星期六

2016年5月25日星期三

五月

五月有着满满的雨水,以及许多的念想。
念想着,
同样的雨天里,谁曾为你唱一首摇篮曲。
同样的雨天里,谁曾抚摸你的胸膛说声声安好。
同样的雨天里,谁曾撑一把伞送你上学去。
同样的雨天里,谁曾捂着你的耳朵,不让你被雷声惊吓。
同样的雨天里,谁曾为你说故事入眠。
同样的雨天里,谁曾为你把湿着的校鞋,塞进冰箱后面烘干。
同样的雨天里,谁为你烧开热水,混在冷水中让你洗澡。
同样的雨天里,谁曾为你在停电的时刻点燃几根洋蜡。
同样的雨天里,谁曾送你一被伞,让你随身带着。
同样的雨天里,谁曾为你多买几件衣,开换洗。
同样的雨天里,谁为你在外流荡而担忧。
同样的雨天里,不变的雨声,让我们一点点的去念想。

2016年5月5日星期四

粉亮

清晨粉亮的阳光盈满了小小的房间,盈满了还残留着夜梦的心间。是时光牵起了我,是这纯亮又明澈的光轻呼了我。是昨夜的大雨洗净后的天空,才能有如此纯亮的光芒。昨夜稀里的雨早已远去,也许已被梦收藏在枕下。此时片片阳光落在枕上与梦轻淡与床单诉说,此时泛亮的窗纱依偎着窗花轻轻地微笑。多想摘一片粉亮的阳光,流放在梦里,让它化作一艘小舟,载我渡过梦的河流。

粉亮的阳光似乎甜甜的,如抛撒在空中的糖粉,一丝朦胧一丝透亮。谁能猜得其中是否含有花的粉末,倘若有,那会是什么样的花朵呢?若是让手心接起一抹阳光,它会否在其中生出那花的模样。如阳光般透亮的花瓣,如糖粉般甜蜜的花蕾。我想那花会是这般的模样。请再借我一抹光,我想嗅出那花的香味。请让我送你一抹夏天让微笑,和着你的香味,弥漫在这清晨里,弥漫在这小小的房间里。

2016年4月27日星期三

但求

繁华浮世
但求初心
风雨飘摇
但求平安

2016年4月23日星期六

绯红



                                         澳洲某一个岸边公园的草原上。

好喜欢让阳光在照片上绯染一片朦胧的粉红。有如春天里的女孩,甜而不腻。有如绵花糖里的浆糖,点燃一抹纯白。有如鸽子优雅地步行在草原上,惬意而美好。

2016年4月21日星期四

四月.听说

听说四月的天空下处处开满了花朵,家里那棵粉色的杜鹃也开得盛满。
听说四月的阳光总是被包裹在云雾里,于是四月的晚霞总是绚彩万千。
听说四月的土壤失去了水系精灵的爱护,那一道道的裂痕正明言。
听说四月的风乱了方向,再也寻不回人们的心声。
听说四月的乌云常在空中徘徊,流传一回又散去。
听说四月的雨水来去匆匆,还未盈满一颗心。
听说四月的风景有一丝秋的味道,一路前行一路捡拾。

听说四月的你在校门前的那棵大树下,捡起了一片枯叶。你把枯叶夹在你最爱的笔记本里,且让记忆与枯叶一样泛黄遗暖。
听说四月的你喜欢喜欢坐在海提上听浪,那长发已悄悄地落在你的手背上。你喜欢海风和着海浪声起起伏伏,就像那长发飘逸的模样。
听说四月的你总爱在那秘密处方的蛋糕店里,点上一块提拉米苏再叫上一杯卡布奇诺。让四月在这苦甜苦甜里缓慢的度过。

2016年3月29日星期二

鸟儿

妳站在那纯白色的屋檐上静静的等候,等候那阳光送妳一片澄黄色的光芒。阳光缓缓的,妳安然的。安然的让阳光洒满全身,让那双在寒风中不断被侵袭而变得坚硬的羽翼,一点点的柔软及温和起来。妳是柔软的孩子妳将这一份温暖谨慎的保存在羽翼之下。像夹着一封阳光写给妳的字字温饱那样。妳雀跃的让尾巴一翘一翘的,仿佛在和阳光道谢那样。感谢阳光会让妳期待明天的温暖而继续启航。

此时是否有风为妳送上一沫花香。花香里是否会有妳故乡的味道,妳还记得故乡的味道吗?也许这些妳都忘了,可妳却深深的记得那些杂乱交织在一起的枯草,是妳的一个家。每当有雨的夜晚,妳就躲进母亲的羽翼下,嗅着母亲的温爱,嗅着阳光的温暖。从那时侯起,母亲就告诉了妳,在长大以后都不可以忘记的味道。而今,妳又再想起那羽翼下的温爱与阳光。

2016年3月15日星期二

夜语

繁华世界牵了几度风尘
轻风柳灯如梦初开的窗
彼岸有花留香绚丽人间
此岸无语任一湖清水静

2016年3月12日星期六

插图

好喜欢报章上专栏里的那些插图,那些不知觉中进入我眼眸的温暖。好喜欢拿起手机把这些插图都拍下,拍下这些在每一天的生活里悄然静放的纯真。好喜欢这些纯真又温暖的插图,在繁琐的日常里轻坠一片花语。好想自己也提起画笔,试图去模仿这些纯真与温暖。尤其在那一个午后清凉有风的夏日里,借了时间的清闲,借了风的柔情,一丝一丝的牵画。

依着清晨的阳光,坐在车子上小心的拍下这些插图。于是,有一些会显得模糊,有一些会显得歪斜。还好那一份纯真从不走远,走远的只是路程而已。倘若有一天我能够把这些插图夹在信息里寄送给某人的话,她将会是谁呢?她会否跟我一样,在每一个清晨里打开报章的专栏,拍下那一些些的插图。我们都该感谢,感谢那群一直在画插图的人,虽然妳们的名字不曾被提起,但清晨的喜悦由妳们开始。

2016年3月6日星期日

2016年2月21日星期日

这里

只有这里才有我最熟悉的阳光。

2016年2月13日星期六

春里

妳早已知道在某一个春天里,会有一个孩子悄悄的向妳走来。而我就蹲在妳面前,妳看的见吗?妳从那风里的尘埃得以辩识出,里头有一份世俗的味道。妳从不别开头,对于风儿所给妳的一切。妳只会寞然的记下这一些味道,然后在静夜里轻淡的想起。妳最想念那阳光的味道以及它那暖暖的温度。妳也喜欢那雨水的味道,淡而清美。倘若我能够送妳一本记事本,妳会把这些味道都写下来吗?

妳不曾被谁记起过,记在一本画册上,记在影像的盒子里。也不曾被谁用温润的眼眸细看过,也不曾为谁摇摆过。妳那图腾般的身姿,让我用素笔来铅画好吗?我不擅长画画,只是想象妳的身姿,延着那铅笔的轨迹,慢慢的浮现在纯白的画卷上。我该用夹子把画卷夹起来,就像晒着一张照片那样,让妳在纯白的世界里依然能够拥有风儿为妳带来的一切。妳随着风儿荡漾,也随着画卷如秋千。妳送风儿一沫微笑,风儿赠妳一缕春香。

2016年2月7日星期日

母亲起了个大早,从拥拥的早市里买来两盆年花。一盆是菊花,一盆叫做万紫千红。
去年的菊花早已消逝在风中,那眸婉情的花样也已埋在年的记忆里。
此年的菊花一样是婉情,一样是与风约了期,依时赴一场风雪。
此时的人们约了年的暖阳,迎那千年传唱的歌谱。
光阴又再穿过指间落向眉宇,谁尝无视都徒劳,白霜依旧如冬至。
更送是一种常态,如落叶让枝头再生新芽。
无需太多悲喜,且让时间淡淡的流去。

2016年1月29日星期五

小草菊

妳终于来到我家门前的街灯下,迎着阳光轻闲的盛开了。如夏日里的一记凉风,散在发丝里的喜悦般,绕在心湖上泛起丝丝涟漪。我曾在许多的路旁遇见过妳,而妳总是轻声细语,细说那一天的未来,妳将让妳的种子飞向遥远的地方。是的,妳是依着风而找到梦想之地的孩子。而我是在妳那些种子飞行的时候,或清醒或睡梦的孩子。

在某个午后凉风吹起的时刻,或许妳曾经掠过我身旁:在某个夜晚寒风吹起的时刻,或许妳曾经停留在我房间的窗外。我不知道妳是否喜欢飞行,我只晓得飞行是需要勇气的。一生只得那么的一次飞行,是生是死不是一种选择,而是一种必须。而我选择在妳轻闲盛开的时刻里,给妳一个个的笑容,夹杂着轻微阳光的微笑。这些笑容妳都一一收下了,收在妳那纯白色的花瓣里。

注:我为妳取名为小草菊,妳会喜欢吗?

2016年1月17日星期日

不该

阴天也好晴天也好,世界给我们演绎的都不应该被辜负。

2016年1月15日星期五

婉蔚的脚步声落在清晨微寒的街道上,细细的不带愁不带喜,平静如此刻的时光。
一步步踏过记忆里的熟悉,一声声回响烙印成记忆。
空无一人的街道无声无息,仿如堕入另一个时空的交错感。
天空还带着深沉的灰,鸟儿也不见踪影,只剩下沙子与鞋子的摩擦声。
走过树下,踏在枯黄的落叶上脆脆的,走在空城般的街道心也脆脆的。
倘若落叶有泪,我能用一次心跳来代替吗?倘若落叶无泪,你能借我那一份倔强吗?

2016年1月12日星期二

尘埃

尘埃呀!尘埃,你放过我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