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7日星期二

四月

四月怎么会是雨多的季节呢?它明明是花儿娇耀的时刻。四月沉沉的天空,偶尔有雨,偶尔炎阳。我曾有过多少个如此的四月,而如此的四月又遇见过多少个像如此的我。四月想念花儿,我也想念花儿,而那些花儿在想念些什么呢?是在想念四月的某个清晨会有个陌路人,愿意在花儿面前用那最纯真的眼眸望着它,愿意在这若大的世界,只记彼此。若四月愿意,妳能否把那一刻的画面细细保存,而后在梦里托付我与花儿。

今年的四月不温不凉,花儿似乎有了许多心事,生活也似乎有许多渡不去的事情,我望着四月如此的天空,那一个在风中独立的我,恍然显见。也许我该拿起一袭轻纱,在这偶尔有风的日子,让所有的思绪都散得空白,让一些尘埃化作生活的点缀。那些尘埃是否也有着许多无法言明的忧伤,像这四月的天空,像这不温不凉的风,像那那毫无方向的我。

2019年4月21日星期日

风儿

那一个清晨,妳穿过万重山,穿过千支河,只为告诉我这世界依旧凉凉的,丛然在这炎炎的夏季里。那一个清晨,我穿过万重雾,穿过千丈梦,只为等待此刻与妳相遇相拥,丛然在这朦胧的初醒中。妳曾在远方牵过我的发丝,牵走几些记忆收藏在最适合冰封记忆的地方。妳说妳会经常在那里取一些记忆回来向我诉说,尤其在这初醒的时刻里。

去年的雨季妳带着满满的雨水奔向了远方,连同那些在肌肤上浅浅的凉意一并远去。于是我的记忆像是退去纱巾一样,鲜明而惶然。鲜明的让我想起我曾是夏天的孩子,只是去年雨季有些长,让我忘了对于夏天的那一份熟悉。惶然的,我不晓得那一份熟悉,会在什么时候再一次像阳光穿透发丝般透亮起来。也许就在妳穿过我的发丝后,也许就在夏天盈满青草味的时候。而到那时,妳会把所有关于夏天的记忆都还过我吧!

2019年3月29日星期五

雨信

清晨的雨甜甜的,是妳从远方啸来的书信吗?邀约我在妳盛放得最灿烂的时期里,到那北方的国度与妳相见。我想妳我的前生必然是一场雨,所以妳会托了雨儿送来片言只语;所以我得以舔尝出雨中的文字。那是清晨初醒的微梦中,妳带来在枝叶里还未成型的青涩,却已有了满怀粉粉的甜。我该用前生那雨水的能量把妳包融起来,烙印在我的心面上。如此我便可以轻易的想起妳,当我的手心搁在心胸上时。

妳说妳想念那场雨,那场妳我一起坠落的细雨;我说我会记得在每一场雨中,想妳。想念与妳划过清晨初醒的时刻,想念与妳落在青涩的叶面上,想念与妳化成一处池塘里的一圈涟漪。妳说曾经漂泊的妳如今有了定所,可那颗对于漂泊而悬着的心,依旧悬着。若有一天妳我再次成为一场细雨,风儿是否会让我们不再各奔东西,还是依旧划过,依旧坠落,依旧成一圈涟漪,尔后又以信相认。

2019年2月24日星期日

芒草

时光如同妳身上的色系一样,暖暖的,不经意的流溢出一份让人安心的气息。时光轻轻,捏一捏就散远去,妳也轻轻,风一过就遥遥如梦。那些与妳无关的世俗已渐渐走远,那些与时光有一丝牵连的过往,它细如微光。妳蜕变成那些飞舞的种子是否会在有效发芽期里,飘到我这里。如同时光里的一些碎片,在记忆有效保存期里瞬间闪过。

妳带着时光的记忆,那个记录妳在夏季里缓缓沉睡的片段。时光留住一份妳的气息,在空旷的生活里点一盏微灯。我该用沾有青草味的指尖为妳指引方向,指向那心灵最深处的地方。妳早已是我心中暖凉的微光,暖暖的色系在记忆的浮影中凉凉的搁着。还好常有时光来填补那一份暖,还好记忆不会凉得太快,总会来得及补上一年的份额。而在这期间我将用阳光为妳一点一点的打磨,打磨曾成记忆中最为平滑的那面镜子。

2019年1月17日星期四

月儿

冬至那一夜,妳在夜空中轻轻的悬着。妳的光芒穿透了方圆里几许的云霞,让它们都明亮清澈。我多想在此刻化作一方的云霞,让妳的光芒穿透层层的障雾,穿透内心所以不明朗的根系。妳的光芒柔嫩如绸缎,丝丝轻盈丝丝韧。于是我在妳的怀里变得柔软如绵,绵如细末绵如烟。那些风风雨雨的记忆,似乎都被照得温柔起来。像是被梳理过的发丝一样,柔顺如初。

我晓得,我应该像你孩子一样,退去所以的色彩,只穿一袭妳给于的柔白色轻纱。拂着那轻纱,静静的,慢慢的,让时光在轻纱的背面渐渐沉去。让妳我在这样的时空中,像一幅画般漾在这样的时节里。是否只有在这样的时节里,妳才会在这样的方位照亮我房间的窗户。而记忆里似乎不曾在这窗户找到妳的身影,而我却记得那都是妳盈满的时刻。而今我将紧紧的记住,妳我会在同一个时节里,因为那柔白色的光芒,而再次相遇。

2018年12月16日星期日

阳光

阳光,我多想化作一颗尘埃被妳紧紧地拥抱着,让妳把我所拥有的一切都照得透亮;让我在这满溢的光芒里记妳的温度。曾说过要在恰好的清晨里约了风儿牵起我的手,迎向妳那光芒里最温暖的弧度。好让我在这绯凉的世界里,足以带着妳的温度安然度过。我曾是风中的孩子,随风飘远,随风飘近;荡漾世俗间;荡漾梦幻里。我有着太多对世俗的愚钝触觉,却还保留着妳给于我的那一份对世界的敏锐。

那些愚钝让我遗忘太多世俗的飘渺,那份敏锐足以让我在世界飘荡并铭记。我清晰记得自己曾凌望过一片繁华星空,却不曾记得自己在那一坐繁华大楼停歇过。我所拥有的一切都因妳照亮这世界而存在的,倘若有一天我确实能够融入妳的怀里,将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散尽,那么这算是一种回归,一种归还吗?妳从不追讨,我从不逃避。于是在妳的光芒下,我愿意是个孩子。

2018年12月1日星期六

风儿

风,我能借妳的耳朵听听那些深夜里的话语吗?那些月儿与星星言说的一些。一些耗其光年才得以传达的话语,而我需要用多少个转生才得以听见。此生是否有一则话语达致妳耳中,我将静静等待,带着一份期许,在某一个夜里晃醒,听妳在窗外轻声细读。然后在梦中一遍遍重复着妳的话语。梦中,妳的模样清晰可见,如一席薄纱轻轻飘起。我还再思索那话语,妳却已轻漫自如。

我好想把这些话语写下,写在明为《星月语录》的簿子里。却不晓得会有谁可以替我记录下一则,只因那时间太漫长了。如果有的话,风,请妳一定要把那些话语轻声细读,安然达至。也许在对的时间里,自然就会有对的人出现。那个人会否就是我的转世,那个人或许还有些许前世的记忆。风,我相信,前世妳我肯定在某一个夜里,用那样的方式相遇过。

2018年11月21日星期三

夜雨

窗外下着细细的雨,夜里醒来为此刻相遇。遇见多少个前世的自己,遇见多少个过往的妳。妳的言语淅淅,落在瓦片上,翻开一页记忆的旧书。我想起那些妳我曾相遇的时刻,那是在梦中独自煮茶时。梦中妳送来一席清风,略带几丝妳那独特的淡味挠我心扉。梦中我开一壶茶盖,编织一些岁月的的思念绕妳纤细。

妳我相识在梦中,却鲜少在醒着的时刻细心听妳。而妳却在醒着的时候,不断地敲打着我。不晓得妳是否也有梦着的时候,是否我也可以在妳梦里煮一壶茶。煮一壶让妳我都沉醉的茶,梦一场只见妳我的欢悦。妳淡淡如丝,我静默如夜。就因如此妳我的相遇绝非偶然,似乎早已被自身的性质连成一线。而那淡淡的茶香,似乎让妳有了一份安稳的心。而那一席清风,似乎有了让我飘荡的理由。愿妳我偶尔在夜里相遇,愿那清风与茶香依旧淡淡如初。

2018年10月18日星期四

寒凉

十月渐渐凌聚起的一份寒凉,落在心底拥着整个雨季的能量。那一丝丝的寒凉在午夜里刺痛,不偏不倚,正中那心底最沉的位置。妳来自东北遥远的海洋,我是夏天里淡漠的一个孩子。也许我也带着北方的血脉,才会容妳在这样的季候里于我身体里住下。倘若我送妳一件柔黄色的连衣裙,妳会对我轻柔一些吗?就像那柔黄色的光芒一样。

若那北方真是妳我的原乡,妳能告诉我,彼此是如何失散的吗?是那一场称之为生命的旅程吗?还是那一场风雨的无情。都无所谓了吧!丛然妳我各自飘散,但,却又在一个个雨季里不断重逢。也许我该穿一件柔黄色的衣裳,在这凉凉的雨季里搁一份暖暖的温度。这温度是夏天的孩子独无仅有的礼物,愿妳带北方置于最寒冷的位置,愿有一天我会去到那,向妳问好。于此之前,我会将夏天的礼物好好的收藏,然后用柔黄色的礼纸包起,等待相拥的那天。

2018年8月26日星期日

八月

八月初始,妳初绽放。一抹抹桃红色的花瓣摊开成妳的裙摆,妳端立中央让那在土壤里就一直等待绽放的灵魂嗅着阳光的气息。阳光柔柔的,总是小心呵护着那看起来如此脆弱的灵魂,生怕那灵魂会消散无踪,更怕妳从此失去了光彩。风轻轻拂过妳的裙子,随着风妳缓缓的摇摆着。妳问风儿是否还记得去年同期的相遇,那时风儿也像如今一样轻轻的拂过。风淡淡的笑了,那笑容似乎隐藏着一些什么,却又似乎一切都无需隐藏。妳知道风儿会记得的,就像妳总是记得在这样的时间里绽放自己。

倘若妳愿意跳一只舞,我想阳光会把妳的影子画出最美的线条。就像为妳画一幅山水画般,勾出最优美的诗意。我想风儿更愿意拉着妳的手,与妳作伴。在这一个最合适的时间里,让妳记下那一些只属于风儿的柔美。就像妳给过我的那一份柔美一样,一样只属于这一个空间。

2018年8月4日星期六

夏花

七月初次见妳,妳穿着深橘色而衣裳,在那高高的乔木上,等待风儿的亲吻。风儿总说妳是秋天眷顾的孩子,不只是那一身衣裳,就连味道都那么像。秋天对妳而言是无可触及的季节,可妳偏偏被赋予那一份深深的色彩。于是妳总会把一些话语写入花粉里,托风儿保存在它那记忆的尘埃里。尔后在深秋的时刻里,让风儿洒在金黄色的叶子上。让妳的话语都让枯叶们听见,一句不漏。

妳会说些什么呢?我想妳会告诉枯叶们,那些关于夏天的盈美。妳说,妳生活在一个恒夏的国度里,那里有着长年的綠叶。倘若有一天枯叶们转生来到了夏天,妳说凭着那些花粉就一定能够找到妳。可妳说,妳也不是长年盛开的花朵,只是偶尔盛开而已。与其让枯叶等待,我想妳更喜欢如今的状态。依旧写着一封封的信件,偶然夹杂着一些夏天的温度,一些让枯叶们多一份安心的温度。

2018年7月7日星期六

雨儿

夜慌醒,窗外响起细细的雨声。那雨声如梦中的竹林,风啸过竹叶的声音。淅淅的,流过心底下,润去那暑日里炎炎的旱气。这想念已久,却渐渐遗忘的声音,终归会在某个生活时段里,轻轻把我给拥抱起。而我就像个孩子般,让妳敲打着我身上的每一颗细胞,让每一根发丝都都住着妳一丝的灵魂。让我带着妳的灵魂与气息,散发在下一个暑日里,好让妳可以回到属于妳的地方,好让妳在某一个巧然不觉的时刻里,再一次把我给拥抱。

然而我曾想把妳给留住,留在心底涓涓流不去。可妳我都是世界的孩子,始终明白世界的相遇与偶然,卑微如尘。于是,我会在阳光明媚的时刻里,摊开那凉凉的手心,以便换一抹日后急需的温度。妳我都是不停流转的孩子,在瞬间相遇又在瞬间离去。妳已存在亿万年,而我那区区数十年的光景,是否能够成为妳眼里的一抹绯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