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7日星期日

2017年12月12日星期二

晨雨

妳穿着盈盈的衣裳来到了窗外,淡淡如百合的味道在梦里唤我。也许我该折一朵纸百合,留住妳的香。待有天晴朗时,别在胸间的口袋,走向那人烟稀少的街道。我知道妳已经走遍了所有的大街小巷。但我希望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把妳的味道散在阳光中,散在一个可以让妳漫舞翩翩的清晨里。妳本是舞者,我本是路人,一个无法与妳共舞的路人。也许在香气散尽之时,妳就会住进我心里,一起舞动。

妳的声音轻轻的,在缓和急之间游荡,如一首淡淡的歌谣。遥着遥着,那时光的船回到旧日朦胧的光景里。还是一样的声音,落在耳边织一夜的冬衣。那时妳对我说妳并不寒冷,只是有些冷凉。那时我依旧是个纤弱的孩子,依旧在雨夜里谨谨的睡去。而今醒来,妳依旧在窗外徘徊,依旧有着冷凉的模样。也许我本是在妳的守护下长大的孩子,只因那一份冷凉已永驻心底,抹不去。

2017年11月29日星期三

风儿

来自远方的风,我是否曾在哪一个国度中遇见过妳。像故友般,在这暖暖的午后里再次重逢。妳问我是否还记得那一座有着千年历史的古桥,还记得它的沧桑与柔美吗?那些我为你揉顺过的发丝,如今已长到那里去了。我无以回答,只是默默的让妳再次揉揉我的发丝。也许我的记忆早已化作几许的尘埃,飘散在空气中。妳轻轻把它捞起,像是拉起一个小孩的手那样,带它奔向远方。

妳喜欢捕捉回忆,妳喜欢收藏回忆,而那些早已随妳飘向远方的记忆,在辗转经年后,它是否还保持着初时的柔美。我不晓得,只是从妳带来的尘埃中依旧还嗅得一丝的沧柔,如初见妳时的感觉。也许妳本是沧柔的,那么多年了,那么多国度了,所有与妳擦身而过的人事物,似乎与妳有关,而最终又与妳毫无关联。我们终将相遇,又终将离去,在经年后,沧柔似乎是最好的话语。

2017年11月28日星期二

呼吸

现在我才发现,原来呼吸的声音是那么动听的。

2017年11月3日星期五

风儿

夜里的风一直吹,参杂着记忆的杂质分不出是甜是淡。星光微耀,妳带着一份思念登足我前,待续一段前世的情缘。前生我曾是蝴蝶吧!着一身柔黄色的衣,于草丛间待妳来抚。抚一身清朗,拂一世记忆。妳还有许多前世的话还未对我说吗?我只晓得,前生我没有太多时间让妳对我诉说。只留下几许的花粉让妳去寻找今生的我。如今我脱去了柔黄色的衣,换上淡黄色的裳,而花粉味道还留在指尖上吧!不假想,不疑问,让妳翻开那一页页有妳存在的前生的记忆。

妳曾说在下一个转弯处,正开着艳丽的花朵,不如我们一同去看好吗?妳曾说绕过一组屋子后,便会看见一片青葱的草原。妳曾说有一个公园,在清晨的时候会显得特别的幽静而有灵气。我终于想起了这一些,这些与妳共同度过的前生。我于是张开了双手拥妳入怀,就像前生妳揉着我一样。

2017年10月8日星期日

拥抱

让我用拥抱世界的姿态来拥抱妳。

2017年9月8日星期五

海岛.空气

海岛的空气总是带着些微微的咸味,微而清淡。不晓得这空气里是否能够听见鱼儿的声音,那畅游浩瀚大海而自由的声音。我忘了,我曾是自由的孩子,我该在这有着满满自由空气的海岛中得到释放。亦如释放手中的沙,让它在风中随心飘荡。轻轻度步人烟稀少的海岛,让风拉着我的手走向海滩。相遇最美最细的沙子,然后在上面写下许多无以明壮的文字。

我可以用透明的玻璃罐把这些空气都装得满满吗?再装上一些沙子,带回去,放在我那蓝白色调的房间里。也许我该内陆的青草味来交换,像那年的圣诞夜一样。慢慢的,身上已沾满了那些海洋独有的味道;轻轻的,阳光又把那味道晒得无踪。倘若我着一身轻纱,也许那些微咸的味道会被风儿读懂。而那些被读懂的文字,最终会化作属于她们的诗篇。而这里的阳光正适合让这些诗,一篇又一篇的被歌颂。

2017年9月4日星期一

2017年8月21日星期一

2017年7月31日星期一

七月

我忘了去年的七月,在长风踏破街道的时刻里,它绘着什么样的色彩,却还依稀记得风儿那微微上扬的嘴角,泛着柔柔的默然。我依旧是个醒在那一席素灰色窗帘后的孩子,风儿依旧是在人群中盈盈嚷嚷的。而当我从那无从记起色彩的七月里走过,风儿也慢慢的走入今年那唯唯泛起粉蓝色的天空下。粉蓝而朦胧的此年七月,泛拂着的风,柔而清凉。

那飘在风中的发丝,已经被修剪过好份遍,而发丝依旧有着许多的话语与风儿浅浅唱说。浅说那一些在阳光炙热里卷卷的夏意,浅唱那一些生活里细细的花絮。而在生命里穿梭过许多故事的风儿,微笑着,不言不语。也许风儿永远像个长者那样,喜欢摸着小辈的发丝,让他们感到安心。也许我可以把一些凌乱的思绪交给风儿,让它替我粉捏为尘,再轻轻送去远方,埋葬于冰川里。待有一天相遇,请你轻轻唤我的名字。

2017年7月9日星期日

水露

我愿作一颗躺于草尖上的水露,且让阳光把我蒸发成空气里最为微小的分子。

2017年6月30日星期五

六月

六月是荒凉的,如一座有着偏野枯枝而被世人遗忘的孤岛,而那泛粉淡橘色正好滋长在这孤岛悠长的空气里。六月是淡淡的,如一张被时光遗留在某个角落而铺满尘埃的纸页,浅浅一道光,道尽深深的历史痕迹。如此轻然而深刻,如划一舟水波荡漾,游者沉沉离不去。若有蝶相逢,那一定是纯白而带露的蝶。

六月深深而厚重的雨天,那一个个突如其来的雨天,惊骚骨子里敏感的神经。六月度去轻盈而淡泊的晴空,牵绕在那回眸的一笑中。送别雨天,送别晴空,那些将埋在土壤里等待重新发芽的梦,时间会否在叶子上留下一丝红线,等着妳我去牵起。六月的风吹入心扉里,狠狠的。而那一颗还跳动着的心是否已经习惯了这么的一个六月,一颗依附在落叶上轻轻入水的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