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日星期六

风儿

风,我能借妳的耳朵听听那些深夜里的话语吗?那些月儿与星星言说的一些。一些耗其光年才得以传达的话语,而我需要用多少个转生才得以听见。此生是否有一则话语达致妳耳中,我将静静等待,带着一份期许,在某一个夜里晃醒,听妳在窗外轻声细读。然后在梦中一遍遍重复着妳的话语。梦中,妳的模样清晰可见,如一席薄纱轻轻飘起。我还再思索那话语,妳却已轻漫自如。

我好想把这些话语写下,写在明为《星月语录》的簿子里。却不晓得会有谁可以替我记录下一则,只因那时间太漫长了。如果有的话,风,请妳一定要把那些话语轻声细读,安然达至。也许在对的时间里,自然就会有对的人出现。那个人会否就是我的转世,那个人或许还有些许前世的记忆。风,我相信,前世妳我肯定在某一个夜里,用那样的方式相遇过。

2018年11月21日星期三

夜雨

窗外下着细细的雨,夜里醒来为此刻相遇。遇见多少个前世的自己,遇见多少个过往的妳。妳的言语淅淅,落在瓦片上,翻开一页记忆的旧书。我想起那些妳我曾相遇的时刻,那是在梦中独自煮茶时。梦中妳送来一席清风,略带几丝妳那独特的淡味挠我心扉。梦中我开一壶茶盖,编织一些岁月的的思念绕妳纤细。

妳我相识在梦中,却鲜少在醒着的时刻细心听妳。而妳却在醒着的时候,不断地敲打着我。不晓得妳是否也有梦着的时候,是否我也可以在妳梦里煮一壶茶。煮一壶让妳我都沉醉的茶,梦一场只见妳我的欢悦。妳淡淡如丝,我静默如夜。就因如此妳我的相遇绝非偶然,似乎早已被自身的性质连成一线。而那淡淡的茶香,似乎让妳有了一份安稳的心。而那一席清风,似乎有了让我飘荡的理由。愿妳我偶尔在夜里相遇,愿那清风与茶香依旧淡淡如初。

2018年10月18日星期四

寒凉

十月渐渐凌聚起的一份寒凉,落在心底拥着整个雨季的能量。那一丝丝的寒凉在午夜里刺痛,不偏不倚,正中那心底最沉的位置。妳来自东北遥远的海洋,我是夏天里淡漠的一个孩子。也许我也带着北方的血脉,才会容妳在这样的季候里于我身体里住下。倘若我送妳一件柔黄色的连衣裙,妳会对我轻柔一些吗?就像那柔黄色的光芒一样。

若那北方真是妳我的原乡,妳能告诉我,彼此是如何失散的吗?是那一场称之为生命的旅程吗?还是那一场风雨的无情。都无所谓了吧!丛然妳我各自飘散,但,却又在一个个雨季里不断重逢。也许我该穿一件柔黄色的衣裳,在这凉凉的雨季里搁一份暖暖的温度。这温度是夏天的孩子独无仅有的礼物,愿妳带北方置于最寒冷的位置,愿有一天我会去到那,向妳问好。于此之前,我会将夏天的礼物好好的收藏,然后用柔黄色的礼纸包起,等待相拥的那天。

2018年8月26日星期日

八月

八月初始,妳初绽放。一抹抹桃红色的花瓣摊开成妳的裙摆,妳端立中央让那在土壤里就一直等待绽放的灵魂嗅着阳光的气息。阳光柔柔的,总是小心呵护着那看起来如此脆弱的灵魂,生怕那灵魂会消散无踪,更怕妳从此失去了光彩。风轻轻拂过妳的裙子,随着风妳缓缓的摇摆着。妳问风儿是否还记得去年同期的相遇,那时风儿也像如今一样轻轻的拂过。风淡淡的笑了,那笑容似乎隐藏着一些什么,却又似乎一切都无需隐藏。妳知道风儿会记得的,就像妳总是记得在这样的时间里绽放自己。

倘若妳愿意跳一只舞,我想阳光会把妳的影子画出最美的线条。就像为妳画一幅山水画般,勾出最优美的诗意。我想风儿更愿意拉着妳的手,与妳作伴。在这一个最合适的时间里,让妳记下那一些只属于风儿的柔美。就像妳给过我的那一份柔美一样,一样只属于这一个空间。

2018年8月4日星期六

夏花

七月初次见妳,妳穿着深橘色而衣裳,在那高高的乔木上,等待风儿的亲吻。风儿总说妳是秋天眷顾的孩子,不只是那一身衣裳,就连味道都那么像。秋天对妳而言是无可触及的季节,可妳偏偏被赋予那一份深深的色彩。于是妳总会把一些话语写入花粉里,托风儿保存在它那记忆的尘埃里。尔后在深秋的时刻里,让风儿洒在金黄色的叶子上。让妳的话语都让枯叶们听见,一句不漏。

妳会说些什么呢?我想妳会告诉枯叶们,那些关于夏天的盈美。妳说,妳生活在一个恒夏的国度里,那里有着长年的綠叶。倘若有一天枯叶们转生来到了夏天,妳说凭着那些花粉就一定能够找到妳。可妳说,妳也不是长年盛开的花朵,只是偶尔盛开而已。与其让枯叶等待,我想妳更喜欢如今的状态。依旧写着一封封的信件,偶然夹杂着一些夏天的温度,一些让枯叶们多一份安心的温度。

2018年7月7日星期六

雨儿

夜慌醒,窗外响起细细的雨声。那雨声如梦中的竹林,风啸过竹叶的声音。淅淅的,流过心底下,润去那暑日里炎炎的旱气。这想念已久,却渐渐遗忘的声音,终归会在某个生活时段里,轻轻把我给拥抱起。而我就像个孩子般,让妳敲打着我身上的每一颗细胞,让每一根发丝都都住着妳一丝的灵魂。让我带着妳的灵魂与气息,散发在下一个暑日里,好让妳可以回到属于妳的地方,好让妳在某一个巧然不觉的时刻里,再一次把我给拥抱。

然而我曾想把妳给留住,留在心底涓涓流不去。可妳我都是世界的孩子,始终明白世界的相遇与偶然,卑微如尘。于是,我会在阳光明媚的时刻里,摊开那凉凉的手心,以便换一抹日后急需的温度。妳我都是不停流转的孩子,在瞬间相遇又在瞬间离去。妳已存在亿万年,而我那区区数十年的光景,是否能够成为妳眼里的一抹绯樱。

2018年6月4日星期一

2018年5月15日星期二

叶儿

月低低的,怀着粉柔色的光芒穿过风中的尘埃,洒在微风飘荡的叶子上。妳愿意载我一程吗?叶子。让我坐在边缘,听风儿轻唱那月色如诗的歌;让月光洒满我的脸,如母亲抚摸着孩子的脸那般,如此荒凉又如此温暖。还记得那一年,妳与月光相遇在风中;那一年,我刚学会折起小纸鹤。听说,妳们的故事只有纸鹤听得懂。于是在我床头的那只小纸鹤把妳们的故事,在我梦里都说了一遍。

只是,那一年我不晓得那一段短暂的相遇,会否让月亮真的把妳给记住。更不晓得,当我化作尘埃的时候,妳是否还嗅得到一丝青涩的岁月。也许妳更渴望风儿可以陪妳走过一段又一段的路程。路途远乎?妳常常如此问风儿,而风儿总是淡淡的一笑。然后,又别过头去,继续带妳走过一段又一段的山谷与平原。此时,依旧泛着月色的妳仿佛若有所思,仿佛记忆与时光都不曾离妳而去。

2018年4月23日星期一

2018年4月19日星期四

时空

清晨的阳光穿过朦白的云层,洒在车窗上,粉嫩粉嫩的。那些流年里遗失的华美,淡淡的浮影着。妳是浮影中的孩子,生活于妳相去甚远。而我依旧是生活里的孩子,一点一点留痕于世。光影交错仿如时空时空轻唱的歌,妳听得见吗?我不晓得。我只愿那些华美永远都围绕着妳,围绕着妳开花,围绕着妳落雪。我这里依旧如夏,依旧在这个月份里有许多的花开。不晓得,那些花的幽兰是否适合在妳的时空里绽放。

若时空时空愿意乘载一种花香过去,我渴望那会是茉莉。只因的茉莉柔洁如妳,如那流年里永远青涩的脸。倘若云层可以在厚一些,也许可以让我看清妳那微微上扬的嘴角,看它是否依旧丝毫不变。只是时空的交错总是短暂的,阳光在一个呼吸间渐渐的亮起来。生活总归是生活,那些细如粉末的的碎事终究会随时光远去。而妳我依旧在各自的时空里,游荡行走。

2018年4月10日星期二

明花

雨树在三月里都开花了,那些人们称之为明花的花朵。是的,三月是花季的始端,而那颗需要重新编织起来的心,切实不得不伴随着花香的围绕。围绕着那颗心,围绕着那编织的人。明花粉粉嫩嫩的略带一丝柔黃,如同一把扇,扇开淡淡的花香。若我能化作一只明花似的蝴蝶,隐身在这花海里,想必我定是这三月里最幸福的蝴蝶。而那双有着与明花相同味道的翅膀,定能散发出最多的花香。

我想那最细腻的风,定会收取一份花香,藏在怀里,藏在记忆深深浅浅的山谷里。若我将一把扇绘上明花的模样,风妳能借我一丝的花香,在静默的夜里扇满整间房间吗?让花香伴我入梦,让妳我相遇在梦中,在那开满明花的雨树下。妳揉着我的手背,像揉着依人的手般,唯唯诺诺。手背上的花香会是妳留给我最珍浅的礼物,日后若手背有些泛凉时,正是妳我想念时。

2018年3月21日星期三

时光

风轻轻的掠过耳际,时光伴着尘埃飘散。愿风独留一份花香,一份淡恬的茉莉。一份足以在生活里一直相伴的味道。且让它化作一双茉莉似的耳环,垂在耳间。让它随着平淡的步伐,轻轻的摇摆。一路摇摆,一路花香。而每一段路程,都将被它用花粉细细的记录着。那会是多年后,不经意泛起的回忆。回忆那些风雨飘摇里,有它的陪伴。回忆那些阳光明媚里,有它的滋润。

那些埋在心底下的种子,依旧沉沉的睡着。也许我并不晓得该用什么样的雨露来灌溉,也许我并不晓得该在什么时候让阳光透进来。虽然自己常走入阳光中,只是那一份炙热或许被匆忙的脚步给挡住了。那一沃表面炙热的土壤下,总是冰凉的。如淡淡的人间,挥去的热衷都在辗转间消散。我还学着读懂时光的文字,那些不停更便的文字。那些我不该去明白的书体,那些该如心底下的种子般,随心随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