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31日星期一

七月

我忘了去年的七月,在长风踏破街道的时刻里,它绘着什么样的色彩,却还依稀记得风儿那微微上扬的嘴角,泛着柔柔的默然。我依旧是个醒在那一席素灰色窗帘后的孩子,风儿依旧是在人群中盈盈嚷嚷的。而当我从那无从记起色彩的七月里走过,风儿也慢慢的走入今年那唯唯泛起粉蓝色的天空下。粉蓝而朦胧的此年七月,泛拂着的风,柔而清凉。

那飘在风中的发丝,已经被修剪过好份遍,而发丝依旧有着许多的话语与风儿浅浅唱说。浅说那一些在阳光炙热里卷卷的夏意,浅唱那一些生活里细细的花絮。而在生命里穿梭过许多故事的风儿,微笑着,不言不语。也许风儿永远像个长者那样,喜欢摸着小辈的发丝,让他们感到安心。也许我可以把一些凌乱的思绪交给风儿,让它替我粉捏为尘,再轻轻送去远方,埋葬于冰川里。待有一天相遇,请你轻轻唤我的名字。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